今日特马结果歡迎您的到來!

學古筝哪裡好

重慶古琴培訓 —— 古琴難學嗎?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 >> 新聞資訊 >> 古琴資訊

重慶古琴培訓 —— 古琴難學嗎?

發布日期:2017-07-11 作者: 點擊:

重慶古琴培訓 —— 古琴難學嗎?


“古琴難學嗎?”這一問題幾乎是每個初學者都想弄明白的一個問題。有琴友說:“難”!不難何以稱得“國樂之父、四藝之首”呢?有琴友反駁:“不難!非常簡單,稍用點心,半年便可彈中等琴曲了”!一個問題兩種解釋,何對何錯?可以這樣說,這兩種解答,兩種說法也對也不對,都屬盲人摸象之見,說習琴簡單的是單從古琴的技巧來講的,而說學琴難的是從如何表現琴曲的内涵、意境等方面去考慮的。所以要想清楚這個問題,至少得從古琴的技巧和如何表現琴曲的意境這兩方面去考慮,從實際學習中去體會! 

先談談古琴演奏的技巧。“千日琵琶百日筝,練好胡琴得一生”,這句俗話,是比較了三件樂器的難易程度,胡琴最難,琵琶次之,古筝最為簡單,胡琴屬于弓弦類樂器,無徽無品,自然要比琵琶、筝等彈拔類樂器難一點,因為每個音全靠耳朵去琢磨。雖然這裡隻提了琶琵、筝、二胡等三件樂器,并未說古琴,然後古琴和古筝從指法上略有相同之處,尤其是右手指(托、劈、抹、勾等)大緻相同,所以古琴可以和古筝來作簡單比較。古筝的傳統曲目,如筝曲《高山流水》、《漁舟唱晚》等,這此筝曲與古琴難易程度大緻相同,因為傳統筝曲和古琴曲大都速度舒緩,曲子多以中、慢闆為主。然而古筝近幾十年發展非常迅速,出現了一大批新創作曲目,且又特别經典,這些新創作曲的對技巧要求非常高,節奏也快,如《井崗山上太陽紅》、《打虎上山》等,這樣就使古筝的技巧有了很大的提高,而古琴常演奏的還是以傳統曲目為主,依然慢慢悠悠,還是如同周作人所講的“丁一聲東一聲”,如《漁樵問答》《平沙落雁》等,即使古琴曲《流水》〈潇湘水雲〉、《春風》等較高難度的曲子在技法上也無法與筝曲《井崗山上太陽紅》、《打虎上山》等相比,如果這樣簡單地相比,那麼古琴要比古筝簡單多了,更不用去比與二胡之類的弓弦類樂器了,那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
重慶古琴培訓正因為古琴對技巧要求相對簡易,這也就形成了古琴界業餘琴家與專業琴家相媲美,相抗衡的一個現象,這也是古琴界獨特一道景觀,衆琴家百花齊放,百家争鳴,一百個琴家就有一百個《平沙》。當然這裡說的業餘不代表水平,隻是針對職業而言,因為全國隻有少數的音樂院校設有古琴專業,即使是其它學校的古琴教授,不是客座,也是外聘,試問全國這麼多家琴社,又有多少琴師專門從事古琴教學呢?所以琴師往往是士、農、工、商、三教九流,七十二行,行行都有,隻是玩票的級别不同而已。也正因為有了這諸多業餘琴家的參與,才有流派紛呈、争廳鬥妍、多姿多彩的古琴藝術。這也是隻有古琴才獨有的一個現象,這其中重要的原因也就是古琴的技巧要求不高,伱專業琴人練一天琴能攻克的曲子,我們工作之餘,茶餘飯後,稍化點時間,同樣也能做到。所以很難見二胡、或古筝有業餘的票友與專業的演奏人員相争鋒。音樂愛好者,《賽馬》,《二泉》、《江河水》、《漁舟唱晚》玩玩可以,像《野蜂飛舞》《打虎上山》之類的曲子也能聽聽而已了,但古琴曲《流水》、《潇湘水雲》那就不一樣了,隻要認真彈個二三年,人人都可掌握。


重慶古琴培訓


看到這裡,有朋友可能要反駁了,伱彈的《流水》能和大師彈的《流水》比嗎?人家清流淙淙,伱的濁流股股,所以這便涉及到了琴曲的表現問題,這便是古琴之琴,這其中的難較之其它樂器又不知要難多少倍了。



古琴不僅僅是一件單純的樂器,與其它樂器相比,還有很強的文化性。幾千年來,隻有古琴較為完整地保留了古代的指法、曲譜,那麼用現代的思維按照古代的指法去演奏古代的曲譜,其難度可想而知。諸葛亮在城樓上用古琴能智退司馬之兵,試想,如果讓諸葛亮在城頭換件樂器,用二胡或筝來代替古琴,那麼效果如何?結果可想而知,一曲未完,但已身首異處。



重慶古琴培訓從這點來講,古琴的難點不是她的指法,而是如何去學習古代的思維、思想等等。如果沒有很深的傳統文化功夫,這件樂器很難彈好,可以說功夫應在琴外,而不在琴上。所以同一曲《良宵引》,有人便可能奏出月明雲淡之良宵妙境,而有人隻能拼湊出幾個簡單的音符。  



重慶古琴培訓可能,這就是古琴的妙處所在。中國的傳統文化大多如此,中國畫中寫意畫看似簡單,實則不易,最難者當屬潑墨大寫意,如宋梁楷的《潑墨仙人圖》,寥寥數筆,一個憨态可掬人的仙人便躍然紙上。中醫大家隻需一部《内經》便可把脈治病,一陰一陽便可妙手回春,但這琴外的功夫又需多少?曆代醫家常言“學醫必通易”,說的也是此理。 

相關标簽:重慶古琴培訓

最近浏覽:

在線客服
分享